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龚琳娜会成第一个补位歌王吗?《歌手》铁王座之争这下有意思了!

编辑:admin 日期:2019-11-05 06:08 分类:管家婆个人版 点击:
简介:她的一首《小桥淌水》直接拿下本场冠军;刘欢一首时代金曲《弯弯的月亮》夺下第二;波琳娜第三,但腰部受重伤。 现在传出的消息是缺席录制下一场,能不能参加突围赛都成悬疑,而这也可能成为本季歌王之争的关键转折。 吴青峰第四,郑云龙退赛之后的声入人心

  她的一首《小桥淌水》直接拿下本场冠军;刘欢一首时代金曲《弯弯的月亮》夺下第二;波琳娜第三,但腰部受重伤。

  现在传出的消息是缺席录制下一场,能不能参加突围赛都成悬疑,而这也可能成为本季歌王之争的关键转折。

  吴青峰第四,郑云龙退赛之后的声入人心男团第五,唱起了《隐形的翅膀》的齐豫第六,上场第一的杨坤垫底。

  很多人都说,这一场《歌手》排名,太刺激了。但随着总决赛的临近,接下来的《歌手》,可能会越来越刺激。

  尤其是,最后铁王座的争夺战,由于两位“琳娜”的一进一退,整盘棋已经被全部打乱重来。

  很多人都有个疑问,已经到了开播的第七个年头,这几年一直被唱衰,被怀疑将一去不返,但为什么它依然是音乐综艺里的热搜之王?

  它依然有第一下就挠到大众痛点的能力。就比如节目组憋到最后才放出的这记大招。

  洪涛为本季《歌手》亮出的最后一记底牌是:当吐槽过《歌手》的龚琳娜登上《歌手》,她会成为羽泉、韩磊、韩红、李玟、林忆莲、结石姐之后,《歌手》有史以来第一位“补位歌王”吗?

  这首歌在《全民星战》中首次出现的改编金曲大受欢迎本不意外,因为它就是一首最适合国内竞技类音乐综艺的竞赛神曲,并且,还只有龚琳娜最适合唱。

  这首歌集合了民族经典、极限高音等多重元素,就像网民说的,比《青藏高原》还高。既有民族经典的雅俗共赏,又有龚琳娜极限高音镇场,这已经不可能输了。

  更厉害的,是龚琳娜老公老锣的改编, 整首歌改编最出彩,也最令观众震撼的,当然是中间那段无词的Soundtrack,而龚琳娜的演唱又借鉴了彝族高腔唱法,结果就制造出这首《歌手》本季以来,继刘欢《夜曲》、杨坤《长子》后的,又一个名场面。

  擅长制造神曲的龚琳娜本场从造型到唱法,追求的都是极度的空灵缥缈,宛若天籁遏云绕梁的嗓音直接将歌曲唱成了仙曲。

  整场演绎都有高度的画面感:空灵吟唱间仿佛月亮悄悄升起,绽放空灵与诗意的嗓音氤氲出潺潺流水,伴随着阵阵鼓声,仿若静谧之下,潺潺流水声与歌声带出对爱人的思念,一切如梦如幻。龚琳娜的声线清澈而嘹亮,却又带着一份对这首老歌的独特理解,小河静静流淌多年,却在她这里流出别样的波纹和光彩。

  云南地方特色的旋律,了有点恢弘史诗感的男声低沉和声以及大鼓,在她融合民乐和美声唱法的治愈之间,勾勒出一副悠然物外的人间仙境,却又带着一股对爱人的思念,原来流淌的不仅是河水,还有对爱人流水不绝的思念,听者随着歌者入梦,任凭爱意一点点随着歌声渗透进人心。

  当初听说刘欢要唱这首歌的时候,其实会有些担心,完全不担心刘欢唱不好,担心的是这首经典是否依然能打动今天的听审团。

  很多歌手曾唱过这首歌,都是把自身带入意境中,像吕方的粤语版、毛宁的版本……

  刘欢再唱,有意思吗?但刘欢开口第一句,我就知道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即使刘欢没有对歌曲做出任何改编,几乎是原音重现,那种经典的历久弥新,依然足以打动所有人。

  况且再次听刘欢亲自演绎的现场版才发现,这首已经过去几十年的经典老歌,真的是好潮啊,就算放到今天,它的旋律、编曲,也是完全能打。比那些新抖音神曲不知道高级到哪里去了。

  作者李海鹰是广东音乐人,旋律像是八十年代的广东流行歌,但是又融入了北方歌谣的味道,编曲用了民乐,整首歌从回忆到抒情,写的是小我的小情小爱,却自带一种时代的大气悠远。

  而且刘欢的演绎又将这首歌发挥到了极致。那通透醇厚的嗓音一出,就在箫声、笛声和古筝中带着听众瞬间回到家乡,刘欢轻声吟唱,一轮明月高悬,歌声婉转深沉,月光晒满屋檐,弯弯的小桥与弯弯的小船, 今天的村庄和过去的歌谣,分分钟完成对游子的治愈。

  听完整首歌我们会发现,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自带穿越时空的恒久韵味,那种情感是多少岁月都无法带走的,反倒是今天的那些抖音神曲,如何抵挡地住岁月洗礼呢?

  但总归来说,两人这次的对垒,还是龚琳娜更胜一筹。不是刘欢唱得不好,而是龚琳娜的这些神曲,实在太适合在《歌手》舞台上竞技了,甚至可以说从龚琳娜出现在《歌手》舞台起,就是奔着歌王来的,还有人可以阻挡她的步伐吗?

  波琳娜原本最有可能成为为首发歌手守住歌王的人。因为她同样属于被洪涛精心选中的,最适合《歌手》舞台的女战士。

  本场波琳娜的演绎又是非常炸裂了。带着腰伤上阵,依然扎起头发,身披黄金亮片战袍,以舞曲与摇滚震场,一首自己的原创舞曲作品《Forbidden Love》,动感十足的节奏、火辣性感的舞蹈配合华丽舞美已经气势恢宏,加上极具爆发力的嗓音迸射出一粒粒射向观众的子弹,最后 腾空而起的高难度动作更是燃爆全场。但也是最后这个动作不慎引发腰伤,令波琳娜泪洒当场。

  现在还无法判定这位俄罗斯女战士在缺席下一场之后,能不能参加接下来的突围赛,而如果波琳娜真的就此退赛,其他首发歌手能和刘欢一起抵挡住龚琳娜的神曲攻势吗?

  本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垫底的杨坤。改编蔡健雅的《被驯服的象》真是很有想法了,用一段微型自传的rap表达开赛以来的态度,唱出内心深处的呐喊,“我就是你的大叔,地球上倔强生物”“装不出输了轻松的态度,只是不想被轻易的束缚”。

  配合杨坤大叔的舞步,犹如马戏团般华丽的氛围,从沙哑低吟到铿锵高歌的唱法,杨坤心里那头不被驯服的大象,效终于冲出栅栏,肆意奔驰。但最终的排名又表明,在音乐上冲破压抑与束缚的杨坤,终究还是无法摆脱音乐综艺排名游戏的束缚。选歌改编有创意有想法没有用,打动现场观众才有用。

  一首《隐形的翅膀》,音色、咬字与短句都都太有自己的特色,张韶涵唱的是年少的倔强,齐豫唱出的却是岁月蒙尘之后的坚定勇敢,那种唱法当然是独特且高级的,厚重大气的唱腔也完全颠覆了原版,而带出古典气质与诗意,唱至高潮处的《You Raise Me Up》更是神来之笔,词义无缝对接之间让歌声的情感带到最高点。

  然而对于听众来说,这种唱法终究还是太颠覆了,齐豫唱出的温情从容自然不俗,但听审团却未必会理解歌者的心声。当齐豫不再唱那个时代的歌,在带出新意的同时如何与新一代听众建立共情,也许是这位杰出歌者接下来在《歌手》舞台需要解决的问题。

  至于吴青峰,现阶段的问题是排名正徐徐从优等生行列下滑到好学生行列,排名还是不差,但已经多场没有位居前三了。

  本场的《蜂鸟》,依然是那温柔灵动的声音,小小的蜂鸟勇往直前,仿佛吴青峰对自己人生的回望。但这样的编曲与这样的音色正在坠入一种台式小情歌的模式套路中,吴青峰的演绎依然少有瑕疵,展示出来的表达与听感也不弱,但在这场残酷的竞技中,吴青峰也需要找寻一些演绎上的新意了。蜂鸟虽然励志,但《歌手》的舞台,还是需要雄鹰展翅才能完成对歌王的冲击。

  《歌手》当然正在进入最后对决阶段,下一场踢馆的陈楚生登场之后,本季歌手就将清晰可键。

  “歌王”是个盖棺定论的称谓,但导致结果的因素却有很多,如歌手本人的歌坛地位和人气、帮唱嘉宾的表现、总决赛现场的爆发力、现场观众的支持度等,但已经到了第七季的《歌手》,谁夺歌王,早有一套内在的运行公式。

  从过去六季歌王来看,至少要拿到两个以上“常规赛”第一,才有可能成为最后歌王。但龚琳娜的出现可能已经颠覆了规则,作为最后一位补位歌手登场并夺冠后,龚琳娜也很可能一鼓作气直接冲击冠军铁王座。

  从现有歌手阵容看,声人人心男团夺冠的可能性不高,少了郑云龙的阿云嘎、蔡程昱、鞠红川三人的实力当然还在,但从本场来看,花腔男神高天鹤的到来实际上完成了一场天团的内部地壳运动,一方面激发了这个男团的活力,但另一方面也减少了稳定性,这也就是为什么本场声入人心是台下尖叫声最为热烈的一组嘉宾,但最终只拿到第五。

  杨坤、齐豫、吴青峰理论上都有可能进入最后铁王座的争夺,但杨坤忽高忽低的发挥已经成为本季《歌手》最难预测的因素,而过往六季歌王都是整季发挥相对稳定的歌手;齐豫的问题是曲高和寡的问题实际上并没得到破解,仙女姐姐唱得再好,也要找到足够的知音才行。

  吴青峰需要尽快解决的是越唱到后期越平淡,能不能再拿出《起风了》那样有爆点的演出,是他能否逆袭的关键。

  原本被认为有可能成为第二位外籍歌王的玻璃姐现在能否参加突围赛已成悬疑,即使参加并且突围成功,腰伤也构成了巨大的不稳定因素,至少舞台表现力这个杀手锏很可能用不出来了。

  但刘欢很可能又是本季最不在意排名的歌手,那么本季歌手中“好胜心”最强的龚琳娜,的确有可能成为打破首发歌手夺冠的铁王座法则的那个人。

  在我看来,谁是歌王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嘉宾们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刘欢本就是殿堂级歌手,名气于他不再是最重要的东西,接近观众,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这才是目的;声入人心男团拥趸者无数,上《歌手》是再度挑战和证明了自己;吴青峰借助《歌手》拓展了内地市场,从苏打绿主唱变成了热搜小王子;齐豫证明了自己不仅宝刀未老,而且经典自有声;波琳娜虽然很可能退出了歌王之争,但这个倔强的俄罗斯女战士还是赢得了观众的尊重。

  在本季中段,听审团的品味一度登上热搜,但随着比赛的进行,评委的品位也在改变。

  杨坤的《长子》可以赢,齐豫的高山流水也可以赢,并不是只有油腻的演出才能赢得好的名次。

  在如今这个音乐圈子里,最重要的是,从刘欢齐豫这样的殿堂级歌手,到升入人心这样的新一代歌手,大家都能够不靠情怀和煽情,用实力和创新来证明自己,这样的比赛就很有趣。

  唱片工业整体衰退之后,抖音神曲成为流行音乐最后的救赎,可是新鲜感过后呢,套路只会日趋雷同。

  《小桥淌水》《弯弯的月亮》, 竞技比赛需要澎湃的声场震撼听众,但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这些好歌本身与听者内心的共鸣。

  这就是《歌手》的挣扎。时代潮水退去,流行音乐现实如此,在流量先行和抖音至上的音乐年代如何找到音乐本身的位置?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无处可逃的迷局。一个音乐综艺再怎么对抗潮流,终究狭小困顿,左支右绌,几首好歌几场好的演唱也无力回天。

  龚琳娜会成第一个补位歌王吗?这个终极悬念的产生,当然让《歌手》铁王座之争更有意思了。